《斗破苍穹》小说大结局是什么,最后结局是什么?(怎么评价斗破苍穹小说?)

资讯中心

23

1.小说《破苍穹》的大结局是什么,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结局是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结尾也是开头)。

小说《破苍穹》的结局是:萧炎突破与帝皇对抗,与魂帝对抗,最后毁体封印魂帝。萧炎娶了两个妻子,即美杜莎和萧薰儿。

后来,美杜莎生下了晓晓,在萧炎大哥丁晓的建议下,他们结婚了。萧薰儿和萧炎是青梅竹马,他们的关系很好。最后,在萧炎打败魂帝成为第一个强者后,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新娘是薰儿和凯西尔。云云和纳兰嫣然仍在四处旅行,亚菲仍在拍卖行工作,而贤回到青山镇当医生。

摘要:对抗天空的第1623章是结束也是开始。(大结局)

一场史诗般的战斗结束了,但却留下了满目疮痍的中州。原来的繁荣景象不见了,甚至整个中州在这一刻被一分为二,一个数万英尺的巨大深渊将两地分隔开来。这个深渊,在未来,也被称为双帝深渊,没有人能忘记那天令人震惊的战斗…

中州因此失去了繁荣,但幸运的是,灾难在那里停止了,来自其他地方的人们涌向这里。在不久的将来,中州依然会成为大陆的中心,因为在这里,一场决定大陆命运的决战爆发了。

有了魂天帝的封印,这场决战自然以盟军的胜利而告终。至于魂族,虽然很多人的实力因为魂派帝君晋入斗帝而大幅上升,但他们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十有八九都被魂斗罗大帝献祭给了血刃,剩下的也都被逼得魂不附体。面对盟军的追击,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抵抗,所以他们只是保持沉默。

战争结束后不久,盟军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闯入灵魂世界,但并没有看到预期的繁荣。进入灵魂世界后,他们看到的仍然是满是赤红的眼睛,整个空间毫无生气,很少有人旅行。

在灵魂世界的中心位置,联军发现了一个近10万英尺的巨大血池,其中的血液极其粘稠。在那个血泊中,漂浮着许多尸体和骨头。当他们看到这一幕时,他们才明白为什么灵魂世界如此空虚。

因为,似乎这里的所有人都被投入了这个血池,而魂帝真的为实现他的目标做了一切…

这种人让人感到心寒和害怕,但让人感到幸运的人,这种疯子,终于有人可以投降了。

魂界的一些残余也被带走了,然后顾源和其他人联手彻底摧毁了魂族的这个巢穴。从此中州之上再无所谓魂族…

古代八大氏族中,只有古氏族、炎氏族和雷氏族仍然存在。哦,是的,当然,我们不能忘记,还有肖氏家族再次激发了斗帝的血液,因为萧炎进入了斗帝!

所谓斗帝血脉,血脉越接近萧炎,好处越大,而最明显的一个自然是萧炎的女儿萧潇。她在萧炎几乎直接踏入了斗皇,并且飙升到了八星斗尊的层次。在那样的速度下,人们简直有晕倒的冲动。虽然笨拙的天赋很出色,但这种天赋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示。她是因为各种原因。直接一跃成为斗气大陆上的顶级强者。在这种情况下,练了几十万年的人有一种吐出一口血的冲动。这是第一代享受战斗皇帝血液的好处吗?

与帝王之血战斗是如此变态的事情。否则,如何以一人之力振兴整个种族?

可以想象,整个萧家都将彻底享受到斗皇血脉带来的好处。他们的实力也将在未来得到巨大的飞跃。到时候,他们回到萧家族强盛的时候只是时间问题。

战争结束后,联军自然解散了,但显然,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大陆很难爆发如此可怕的战争,因为现在大陆已经有了一个至尊强者的平衡。

炎帝,萧炎!

一个名字响彻斗气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一个被无数人崇敬的名字,在很多人的心中,它是神一般的存在,庇护着斗气大陆!

联军解散了,但天府联盟仍然存在,今天的联盟不再有任何教派的力量。现在,他们非常明白,在这个联盟中存在将是一种辉煌的荣耀。

而那种荣耀也来自于那个站在斗气大陆顶点的人!

可怕的战争过去两年后,中州也再次繁荣起来,无数宗派势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使得中州再次如火如荼。

当然,对于这些,天府联盟再也没有介入过。他们保持着超然的立场,静静地看着中州的发展和演变。对于这个无可争议的霸主,自然没有任何力量和敢有丝毫挑衅。

在异火的帮助下,萧炎在短短两年内成功地再次修炼了自己的身体,但幸运的是,他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在过去的两年里,萧炎和薰和蔡丽举行了一场异常盛大的婚礼,这是由天地和无数人见证的...这也是萧炎曾经给这两个女人的东西。

婚礼后不久,萧炎再次将天府之主的位置让给了姚老。按照他的话来说,天府联盟现在已经不需要他来战斗了...

对于萧炎的这一举动,姚老也是无可奈何。他知道这个男孩想再次成为甩手掌柜,但想到他多年来肩负的重担,他的内心也难免感到痛苦,因此他只能再次担任领导者,为萧炎接过这个重担。

而将这个包袱卸下后,萧炎这才悠闲潇洒,天地间,才让它自在起来。

时光流逝,春天来到秋来,岁月悄悄流逝。

在离北方城市几十英里远的东中洲凉亭里,三个身影坐在里面,当他们抬起眼睛时,他们有点迫不及待。

“刘清,他真的会来吗?”亭子里,一个穿着灰色衣服、面容尖厉的男子舔着嘴说。

“林炎,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不耐烦。”在一旁,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微笑着,看起来颇有温雅的样子。

“林秀雅,听说你在青田建了一个悬崖帮?”刘清,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笑着说。现在,他也是刘氏家族的掌舵人,而且他的眉宇间有着很大的威严。

“只是为了好玩。”林秀雅轻笑:“优雅很难。跟那家伙比起来,连一根头发都算不上……”

“呵呵,林秀雅,这不像是你能说的话……”林秀雅的话音刚落,凉亭里爆发出一阵熟悉的笑声,随即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凉亭里,赫然是萧炎!

“哈哈,你这家伙,终于出现了。”见到萧炎,三人脸上都浮现出喜色,急忙迈步上前,一拳再次打在前者胸口。

“嘿,我真的打了炎帝一拳。太他妈牛逼了。”林炎笑道。

看到这些失散多年的朋友,萧炎也开心地笑了。他一把抓住他的手,几坛烈酒就出现在亭子里:“别胡说,别喝醉。”

“好的,我今天就陪你去!”

三人也大笑出声,毫不客气地接过,抬头就倒。

亭子里四个人笑着喝着,笑声就出来了,在这个亭子里特别洒脱。

林炎和刘清在月光下爬了上去,喝得烂醉如泥,不顾礼貌地躺在地上。他们没有用吵架来抵抗酒精,他们想自由地喝醉。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林秀雅的脸颊有些红,他看着萧炎,笑着说道。

“逛了这么久,我有点累了…”萧炎笑了笑,抬头望着明月道:“我想回加玛帝国…”

“如果你以后有事,你就去天府联盟。我已经注意到他们了……”

“呵呵,这背景可能有点令人震惊。看来你真的选对了和你一起去加玛帝国的路……”

“哈哈……”

……

宗华旧址

由于联盟的同化,今天的宗华已经完全融入了联盟,但一些上了年纪的宗华人仍然喜欢呆在这个安静的地方。

花住在后山,一个美丽的形象优雅地站在那里。月白色的礼服勾勒出动人的曲线,特别迷人。

“老师……”在女子身后,一名穿着浅色衣服的女子轻声说道。

“冉彦,我能为你做什么?”身着白色长袍的女子转过头来,露出一张优雅而优雅的美丽脸庞。是云云。

看着那张千娇百媚的脸,纳兰嫣然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年来,有许多在中州大陆颇有名气的壮汉和领袖都对云云表达了爱意。不幸的是,没有人能取得任何进展。她心里清楚地知道,在芸芸的心里,那个男人的影子是极难根除的。即使现在,他已经有妻子了...

“萧炎差了一句话……”纳兰嫣然低声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一向平淡如水的芸芸突然转过身来,做出那样的反应,让她再次露出了笑容。

“什么?”芸芸的声音,不省人事地带着一点颤抖。

”他说...你愿意回到加玛帝国吗……”纳兰嫣然笑了,带着酸楚的笑容。

芸芸怔了怔,贝齿咬着红唇,美丽的眼睛顿时湿润了。那里,一直是她最怀念的地方。

那里,不是蓝韵山,而是魔兽山…

…………

伽马帝国,青山镇。

如今的青山镇,与当年相比,无疑要繁华得多。借助魔兽山的地形,驻扎在这里的雇佣兵越来越多,而其中,除了这里很容易进入魔兽山之外,还有青山镇的另一个艾光。

义光不大,但在那里,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你就可以继续活着出来,而这里,几乎是所有青山镇人最敬畏的地方…

在义光之前,这里常年人潮涌动。这些人中有些是受伤的雇佣兵,有些是从其他地方受伤的。但在这里,有一条铁律,无论你的身份有多高贵,你都只能在这里取号和排队。

当然,在开始的时候,这样傲慢的规则自然引来了很多嘲笑和不屑,但当一个非法的皇帝斗士开始在所有人面前融化时,每个人都意识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看起来善良和纯洁是多么可怕的手段…

从那以后,没有人把这里的规则视为无物。

在义光,有一张简单整洁的木桌。在木桌后面,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静静地坐着。阳光从屋顶倾斜下来,带着温柔的微笑照在脸颊上。它太美了,坐在我前面的伤员都呆了下来。

“回家把药熬成汁,敷在伤口上。”白衣女子轻轻一笑,将手中的药袋放在桌子上,头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看起来纯洁动人,这让那些浑身是血来到这里的人感到羞愧。

伤员拿着药袋,想都没想就走了。在他的脑海中,总是有那温柔的微笑。这样一个女人如此温柔。只是看着它,他心中的烦躁似乎消退了。

前伤员离开后,后排的人顿时喜出望外。然而,就在他准备向前一步时,一个身影突然经过,第一步是坐在椅子上。

“你想死啊!”

看到有人插队,大家都愣了半天,然后大家都怒不可遏。他们带着杀气看着那个身影,敢在这里闹事。这家伙快死了吗?

“请先排队。”

白衣女子斜着身子,头也不抬地整理着身边的药铺,声音轻柔,让人像是春风。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很多人在后面暗暗冷笑。这家伙不走就倒霉了…

然而,就在他们冷笑的时候,坐在椅子上像个流氓一样的男人突然笑着说:“关系这么好,没必要排队吧?”

“混蛋,敢说话调戏人?!"

听到这句轻佻的话,大家都傻眼了。这家伙真的是个白痴吗?他真的认为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是个普通女人吗?

目光,开始用怜悯的目光盯着这个身影,有些人,甚至低叹摇头,当然,自然少不了因为这个人冒犯了心中的渎圣仙子,眼神中充满愤怒的人。

然而,就在这些人准备等着看悲剧发生时,那个偏头吃完药的白衣女孩有一只洁白如玉的手,但她突然颤抖了一下,怔了一下,她的脸很快就过去了。突然,一张熟悉的带着微笑的脸出现在她的眼中,现在的贝齿正咬着她的红唇。

“如果你一个人离开,你不怕孤独吗?”穿黑衬衫的男人咯咯地笑了。

他的话让后方愤怒的人们顿时一愣,但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白衣女子轻快的声音俏皮起来,让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

“你不陪我,我只好自己去了。”

穿黑衬衫的男人抬了抬头,用暗淡的眼神看着白衣女子,苦涩地笑了一会儿,最后说:“那就跟我去乌坦城吧?”

白衣女子捂着嘴吃吃地笑着,但她美丽的眼睛有点红润,她的嘴唇上扬着温暖柔和的弧度。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所有排队的人突然心都碎成了几片花瓣,瞬间挖凉了…

…………….

伽马帝国首都,伽马圣城。

今天对于加玛帝国乃至整个西北地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两年一次的联盟拍卖会将在圣城加玛举行。

这次拍卖极其盛大,拍卖的物品也是顶级水平。每一次拍卖会不仅会吸引西北地区的各方势力和强者,甚至还会吸引其他地区的人。

而拍卖的地点,正是在圣城伽马的中心,那里,是过去米尔特尔家族的总部。

在数百英尺高的水晶天空下,有许多人,火热的气氛使拍卖一直处于高潮。当然,现场气氛如此热烈,不全是因为拍卖的物品,更是因为人。

那是一位身着红色旗袍的妖娆女子,合身的礼服将丰满成熟的曲线凸显得淋漓尽致,一颦一笑间也透露出无尽的成熟风情。

当然,尽管这里的许多人对舞台上的尤物美女有一些想法,但他们明白这个女人不是花瓶。燕盟之所以能在西北地区如此强大,就是依靠她的经济手段。她的产业遍布西北大陆,她心中的情报系统也能将你所做的一切调查得一清二楚。

虽然这个女人的修炼天赋并不是很强,依靠着丹药,她才刚刚达到斗帝的层次,但是在她的手下,她已经为无数斗尊强者努力到死。谁能说它是花瓶?

这个女人,在西北,有一个特殊的名字,黄金女王。此外,她的名字叫米尔特尔·亚菲。

在拍卖台上,亚飞看着那个花了几倍于物品价格的价格来拍卖它的人。她不禁轻笑,摇了摇头。随即,她从戒指中拿出一个带有古气的卷轴。在那酥麻的声音中,传来无尽的妖娆。

“天阶低级功法,不管三七二十一,三十亿起步……”

她的话立即在拍卖会上引起了一些骚动,许多人的眼睛有点热,但我不知道是因为卷轴还是人…

不过,天阶的低级功法显然在这里还是很有分量的,所以很多宗派势力,都跃跃欲试,大有想要一较高下的架势。

“30亿...你能便宜点吗?”

然而,就在拍摄开始前,突然响起了不合时宜的笑声,这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并立即笑了起来。谁这么傻?这是食品市场吗?还在讨价还价?

一系列的眼睛循着声音,最后停在前排的一个地方,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年轻人出现在一张空椅子上。

舞台上的雅妃,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怔了怔,美眸转向了椅子上,然而,当他的目光望向那张带着微笑的熟悉面孔时,手中那本昂贵的天阶低级功法却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三十亿,再加一个人,好不好?”

穿黑衬衫的年轻人看着这个似乎比当年更成熟的美丽生物,兴高采烈地说道。

此话一出,很多人的脸色微微一沉。拍卖行的一些警卫阴沉着脸迅速走近,然后离开去找穿黑衬衫的年轻人。他们认定这个人是来捣乱的。

然而,就在许多人坐着看戏剧的时候,舞台上的优雅公主怔怔地看着那双与当年相比仍然清澈的黑色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她咬着红唇,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你可以考虑……”

她的声音在拍卖行回荡,然后,原本沸腾的拍卖行突然沉默了,警卫也在这一刻被冻结了,一张冷酷的脸…

时光飞逝,时间从未因为任何人而停止。不知不觉,距离两帝之争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在这十年间,斗气大陆上,也出现了许多人才,新的强者不断涌现,为这片大陆增添了几分热闹。

至于炎帝萧炎,正是在这十年中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然而,各种传说并没有消失,而是通过口口相传变得更加神化和令人敬畏。

伽马帝国,乌坦城。

对于加玛帝国的人来说,乌丹城就像是一个圣地,因为在那里,它是萧氏家族的总部,而萧氏家族这些年强者辈出,就算他们放眼大陆,能够与他们抗衡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在乌坦市中心,矗立着一座庄园,隐约间,有孩童嬉戏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从高墙外望去,我看到几个孩子在院子里打滚玩耍,咯咯地笑个不停。

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年轻人正把胳膊放在后脑勺上,嘴里含着草根,眯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日光浴。

在青年身边,女孩穿着淡蓝色的衣服,一双如玉般纤细的手灵巧地剥开一个水果,然后轻轻地把它放进青年的嘴里。做完这些后,女孩刚想起身,却直接被一只手臂抓住,用娇媚的声音拉进怀里,然后狠狠亲了女孩的脸颊一下,让女孩的脸颊顿时羞红。

“林儿,他们还在这里……”陈涛,一个穿着青衣的害羞女人。

“见见呗,一对老夫妻……”萧炎撇了撇嘴,笑道:

“爸爸,你又在欺负妈妈了!我要告诉彩鳞娘!”他的话音刚落,一旁是一个威严而强壮的男孩,双手叉腰,大声道。

“小兔子,玩的时候敢威胁你爸爸。”

萧炎翻了翻手,一股劲风便是吹了出去,见状,小男孩体内顿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斗气光芒,不过可惜的是,当这一股劲风吹来时,它依旧是直接被吹走了,然后软软地落在了地上。

“你……”

见状,薰儿拍了萧炎一下,嗔道。

萧炎笑了笑,抬起眼睛,望着天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退。他低声说:“这些天我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什么?”香织儿茫然问道。

“薰,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曾经在大陆上对抗强大的皇帝,然后为什么他们都消失了吗?”萧炎道。

“为什么?”闻言,薰儿也是微微一怔,道。

“也许吧...他们离开了这片充满敌意的大陆。”萧炎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彩,他低声道。

“不会吧?”香织儿一惊,低声说道。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顶了大半年,也许会有答案……”萧炎抱着薰儿,说道。

闻言,薰儿也是微微点头,环在萧炎腰间的手臂,不自觉的加深了力道。

博猫官网

半年,眨眼之间。

中州,天府联盟的总部,在一座高耸的石塔上。

在石塔周围,漂浮着无数强壮的人,他们的眼睛都在热情地看着石塔的顶部。在那里,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年轻人静静地坐着。这是他们十年内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奇人物。

炎帝,萧炎!

“你认为萧炎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蜡烛看着萧炎,偏头对一边的古元道。

“这个...我不知道。然而,似乎这是唯一可以解释为什么大陆上的战斗皇帝会消失得如此干净的方法。那种级别的人想被杀死,但这并不容易……”顾源犹豫了一下说道。

“唉……”

朱坤叹了口气,他的内心很复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真的是井底之蛙…

天空中的平静持续了半天,最后,当太阳落山时,奇怪的波动突然出现了。

无数人屏住呼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那种波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烈。后来,萧炎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股贯穿天地的空气柱突然从他的头顶喷射而出。最后,在整个中州的注视下,他直接冲向了遥远的天空。

“嗡嗡!”

当这个气柱冲出时,起伏的天空变得异常强烈。过了很久,一个带着微弱光泽的光通道似乎打破了平面空间的束缚,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出现在天地之间。

当这段话出现时,萧炎突然起身,表情严肃地看着这一幕。从这段话中,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源气!

在斗气大陆中早已消失的源气也是金强大斗气的关键!

此时此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朱坤和顾源张着嘴,我的心像一片惊涛骇浪,当那段话出现时,他们明显感觉到屹立千年的力量有上升的趋势!

“咕鲁……”

两人的目光,无比炽热的望着光通道,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极其强烈的悸动,那种悸动,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进入其中,他们的实力肯定会突破!

“喊……”

萧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他多年来平静的黑眼睛里,他也在这一刻倾注了热情。原本冰冷的血液现在似乎沸腾起来了。

“结束,果然也是一种开始……”

萧炎嘴角带着微笑,也许,这将是一种别样的开端。

小说《破苍穹》的结局是:萧炎突破与帝皇对抗,与魂帝对抗,最后毁体封印魂帝。萧炎娶了两个妻子,即美杜莎和萧薰儿。

《斗破苍穹》小说大结局是什么,最后结局是什么?(怎么评价斗破苍穹小说?)

后来,美杜莎生下了晓晓,在萧炎大哥丁晓的建议下,他们结婚了。萧薰儿和萧炎是青梅竹马,他们的关系很好。最后,在萧炎打败魂帝成为第一个强者后,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新娘是薰儿和凯西尔。云云和纳兰嫣然仍在四处旅行,亚菲仍在拍卖行工作,而贤回到青山镇当医生。

2.如何评价《惊天破》这几部小说?

《破苍穹》是一部优秀的奇幻小说。小说情节紧凑,节奏鲜明,人物形象鲜明,语言流畅,富有感染力。同时,小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表现了作者对修养、权力和友谊的思考和理解。

从读者的角度来看,《逆天而战》也备受好评。小说中的人物极具辨识度,读者能深刻感受到作者对人性的把握和描写。故事充满曲折和想象力,可以满足读者对幻想世界的向往和追求。

1、2022年,你自己的征文激励你努力了吗?我要对抗大海的横流;傲视群雄,飞鞭催马武饮黄龙酒。凡事不求难,先求中低档题就好。经过十年的努力学习,胜利者将是一个微笑,经过几年的努力,干坤将在六月赢得一个光明的未来。上进心、上进心、长期行为、美德和梦想。一朵淡淡的梅花,凌寒独自开出今年丰收年的雪,和学生...

1.九月最火的文案?1.经过一年的积累,与你一起起航!2.九月,天空放晴,心情无拘无束!3.让激情绽放,让生命闪耀,九月会给你最闪亮的热情!4.九月,感受生命的新鲜起点,让梦想的生成璀璨!九月的阳光透过窗户充满希望,你可以成就属于自己的辉煌!6.九月的风带走了所有的阴霾,迎来了无尽的新开始!7.9月...